丑闻浮出水面之后,赫斯特杂志总裁宣布离职

2020-07-25 14:32 迪威国际
  《纽约时报》最近一篇文章曝光了赫斯特杂志部门总裁Troy Young的不当言论与行为,随后其便宣布离职,继任者尚未揭露。但除此之外,这个集团还将面临广告业务及商业模式方面的挑战。
 
  美国纽约——根据BoF查阅的、由赫斯特集团(Hearst)总裁兼首席执行官Steve Schwartz发送的一份内部备忘录显示,该集团杂志部门总裁Troy Young已经卸任,目前尚未任命接任者。此前,《纽约时报》在报道中曝光称,Young涉嫌言论猥亵等多项不当行为。
  Schwartz在备忘录中表示,Young的离职“符合我们所有人的最大利益”。赫斯特杂志的发言人没有立即回应BoF置评请求。
 
  Young曾经是广告行业高管,后来进入出版业,在现已解散的Say Media担任总裁,与知名杂志主编Jane Pratt一起创立了XOJane。2013年,他加入赫斯特,任该公司数字媒体业务负责人。他迅速帮助赫斯特集团组建出积极发展的在线团队,并主张将数字与印刷业务区分开来,以便数字编辑可以直接向他而不是杂志主编汇报工作。与让营销团队来主导故事内容及品牌叙事的康泰纳仕集团(CondéNast)不同,赫斯特与受众的触达距离更近了。
 
  它的在线网站演变成了一个庞大的网络体系,诸多领域的新闻故事被转载或以不同的标题重新发布。Young刚加入赫斯特时,该公司网站的每月独立访问量多达6300万左右。5年后,他被提拔为整个杂志部门的总裁,一并负责管理印刷业务,这时,网站的独立访问量已经升至1.08亿,占集团年销售额的三分之一。
 
  尽管Young以其吸引大量受众的出色能力,给赫斯特董事会留下了深刻印象,但他那举止随意、诙谐、常常不恰当的行为举止——让人联想到“Clubby式”广告公司——从一开始就让同事们感到不快。在《纽约时报》的报道中,几名员工回忆称,2013年时,Young以一种下流的方式对某员工的私人约会生活发表评论。据报道,他还在《Cosmopolitan》杂志会议中说了一些关于性玩具的不恰当言论,并向《Esquire》时任主编Jay Fielden发送了色情图片。
 
  Young否认了这些指控,也没有在《纽约时报》上表示道歉。“那些诋毁我的人提出的具体指控要么是不真实的,要么是极度夸张的,要么是断章取义的,”他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业务的发展速度和我坚定的承诺一直是非常强大的,我真诚地为它给我们公司一些人带来的损失而感到遗憾。”
 
  然而,在本周四,也就是那篇报道发表的第二天,他给赫斯特杂志员工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更直接地为自己的行为道歉。
 
  “我意识到《纽约时报》文章中提到的事件对女性尤为冒犯,我想澄清的是,它们并不能代表我是谁,也不能反映我生活中一些最重要的关系所在,”他写道:“对于我的女同事来说,她们中很多人都是我最亲密的合作者、可信赖的顾问以及日常合作伙伴:我感到很抱歉,我一直致力于在这里完成我需要做的工作。”
 
  这似乎还不足以扭转局面,这令赫斯特感到尴尬:该家族企业在2019年实现114亿美元创收,并以财政保守和决策谨慎著称。
 
  对于赫斯特来说,Young离开之时正值其发展的关键时刻,该出版商正在处理与疫情带来的经济衰退有关的广告业务打击。但是,即便在锁定期间削减预算以平衡不断缩减开支的消费者行为之前,赫斯特这样的传统出版商也面临着来自Instagram、Facebook和Google日益激烈的竞争,在这些平台上,品牌可以以更低的价格直接面向消费者开展活动。
 
  目前尚不清楚Young离开后,他所建立的体系是否还会继续存在。包括《Elle》的Nina Garcia、《Esquire》的Michael Sebastian、《Cosmopolitan》的Jessica Pels以及最近被任命的《Harper's Bazaar》主编Samira Nasr等大部分(甚至可能是全部)现任主编都是由Young任命的,并向其得力助手、首席内容官Kate Lewis报告工作,后者在Young晋升为总裁后接替了Joanna Coles的职位。
 
  2019年,前赫斯特杂志总裁David Carey重返公司,担任公共事务和传播部门的高级副总裁,在一定程度上还将帮助管理新成立的赫斯特员工工会,以及与Young有关的、许多员工认为在其管理下不断恶化的工作文化等一系列棘手问题。不过,该公司当时曾否认,Carey的复出与Young或工会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