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续的风刮到珠宝行业了吗?

2020-08-04 17:19 迪威国际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这是中国消费者最熟悉的一句珠宝行业广告语,但是对于该行业而言,现在做环保才能让他们永流传。

 

中国上海——得益于各大时尚及奢侈品牌对可持续发展的倾情投入,时装行业一直占据着这个话题的中心位置。相较之下,人们似乎难以关注到珠宝的可持续发展进程,但其实,珠宝行业也同样在波澜不惊地践行着一些计划。


无数行业报告和事实都在强调,当代年轻消费者对可持续发展非常在乎。他们对珠宝在环保和道德上的要求,丝毫不比时装低。在电商平台Lyst发布的《虚拟橱窗购物:2020年珠宝》报告中,该平台表示,诸如“回收”(Recycled)、“可持续”(Sustainable)和“合乎道德”(Ethical)等字眼的搜索量在2020年增加了15%。


Alighieri、Wwake和Laura Lombardi等新兴环保珠宝品牌,它们崇尚使用回收金属和矿石制作产品。其中,Alighieri以出色的可持续发展理念和独特的设计感,成为了第一位获得伊丽莎白女王二世英国设计大奖(Queen Elizabeth II Award)的珠宝设计师。


由于受到Emma Watson、Tracee Ellis Ross、Rihanna和Cate Blanchett等名人的认可和推荐,这些品牌也得到消费者的一致关注,这使得“回收黄金”(Recycled Gold)这个词语在Lyst的搜索量一年内增长了29%。此外,自今年年初以来,“合乎道德的珠宝”(Ethical Jewellery)的搜索量也增加了20%。 

 

Alighieri 2019秋冬广告大片 | 图片来源:品牌


1990年代的“血钻事件“已经是近三十年来与该行业最直接相关的负面报道,这也导致大众对于珠宝行业在可持续发展议题上的记忆与要求,更多停留在道德层面。鉴于此,众多珠宝公司在选择原材料时都会极大地考虑到合乎道德这一要求,这也就对矿石开采商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天然钻石协会(Natural Diamond Council)由全球七大钻石开采商组成,该协会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王敬慈(Mabel Wong McCormick)对BoF表示,正是由于行业对于人文道德的要求达到了一致严苛的程度,矿石行业的开采安全性一直保持着非常高的水平,“就钻石开采而言,目前平均每100万工时仅有1起采矿事故,这个比例较零售行业的工作伤亡比例要低很多。”


此外,在开放矿石开采的国家中,一部分是较为落后贫困的地区。因此,该行业也致力于创造各种人道主义福利,包括为当地居民提供就业机会,投资保障当地的教育事业等。能够考虑到企业责任的公司,几乎都多多少少会从事这些公益事业。


然而,在道德之外,珠宝的环境足迹实际上也不容小觑。矿石开采过程中的水土流失、粉尘污染、工业废水和重金属污染;饰品加工过程中用水量、碳排放等等,也是珠宝行业亟需寻找改变或中和方案的问题。


Melissa Joy Manning是其同名高级珠宝品牌的创始人兼设计师。她在20年中到访了各种矿山、观察了很多供应链,最后在加州建立了一家得到碳中和认证的工作室。其品牌只使用回收金属作为材料,以此来抵消开采过程中的污染。


但在此前接受《福布斯》杂志时,Joy Manning曾表示:“珠宝行业涉及的问题是多方面的,包括地缘政治、环境和社会。我们需要拥抱这三个方面,并设定透明的指标来对材料进行评级。我指的不是切割工艺或是质量什么的评级,而是为了责任、为了环保所设立的行业指标。”


这的确是整个珠宝行业的共同疑问,因为行业此前并没有针对环保制定过统一的标准。该行业唯一达成的协议就是针对钻石的“金伯利进程”,但该进程已是90年代末的标准,所以在30年后,其中的很多条款与意义显然都需要再做打算。为此,包括天然钻石协会(Natural Diamond Council)和世界钻石委员会(World Diamond Council)在内的行业协会正在着手研究该进程应当进行何种优化。


此外,金伯利进程具备的更多是地缘政治性意义,就环境保护方面而言,该进程几乎帮不上任何忙。因此,很多认为应当肩负环保义务的珠宝企业便自行规定了一套践行标准。


“我们协会中的七个开采公司都是按照他们的计划,或者当地的环境指标来执行可持续发展项目的,”王敬慈说道。该协会中的钻石开采生产商戴比尔斯集团(De Beers Group)已经开始领导其团队,着手建立一个碳中和矿区。


五年前,金伯利岩的碳吸收能力被该集团首次发现。据悉,这种岩石的数量只占地球上所有岩石数量的百分之一,能够像海绵一样吸收非常高的二氧化碳浓度;与植物和树木不同,金伯利岩无需种植也不会有枯竭之日。


该集团至今已经投资了数百万美元,并联合多家大学研究室进行实地测试。其希望将金伯利岩锁在安全无毒的固体材料中以更好的保护钻石开采地环境,并通过“矿物碳化” 的过程聚焦碳捕获。De Beers Group消费者与品牌执行副总裁兼品牌主席Stephen Lussier表示,该公司内部将这个项目命名为“Carbon Vault”,“我们希望将二氧化碳永远锁在金伯利岩中,它足以抵消开采过程中30%的碳足迹。”


如果这个可持续性的计划发展顺利,预期能在5至8年内将其逐步运用在标准化开采过程中。

 

金伯利岩 | 图片来源:Science Photo Library


基于此我们可以想象,保证供应链的合乎道德与环保、采用回收和人造材料,会是目前最热门的珠宝可持续发展途径。Pandora不久前宣布,到2025年将逐步停止开采金银矿,转向使用再生金银来制作产品。据该品牌介绍,再生银的碳排放量是开采银的三分之一,而再生金的排放量比新开采的黄金低600倍。


其同时表示,采用再生能源将大幅减少公司的碳排放和用水量,使公司最大限度地减少对资源密集型采矿过程的依赖。Pandora首席执行官Alexander Lacik表示,被循环利用的金银质量并不会下降,并且这一“承诺”能使公司能够为打造更可持续的经济尽一份力。


在消费者眼中,合成钻石和回收金属似乎是一种理所应当比开采更环保的材料,但其实该行业对于这类二次回收材料究竟是否环保,也存在着颇多争议。根据《天然钻石行业透明度报告》显示,开采每克拉天然钻石所制造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比合成钻石反倒要低69% 。


Reflective Jewelry是一家坚持采用手工制作所有产品的珠宝品牌。该品牌总裁Marc Choyt在其此前撰写的《可持续发展陷阱》(Sustainability Trap)一文中表示,无论是再生金属、回收钻石还是人造钻石,他们更多地是吸引到更多消费者的目光,并在他们的消费动机中注入了可持续性珠宝的模糊概念。但这种实践对于采矿业的环保效果和道德关注反而不如从前那样强烈。


“再试想,你买了一件用回收钻石重塑的珠宝首饰,你觉得自己很环保也很有道德感。但是不幸地,如果我告诉你这几颗钻石恰好诞生在殃及数百万人的战争之中,为了它们甚至有很多人丧命,那你会是什么感觉?”Choyt说道。


与此同时,回收黄金等贵金属的环保属性则已经得到了行业的默认。提炼10克24K纯金材料大约需要开采10吨金矿石,但开采金矿对环境会造成极大的影响,因为如氰化物和汞之类的有毒物质被广泛用于采矿过程,将在很大程度上污染水和空气。而得益于自身的延展性,这些贵金属并不会因为回收而导致质量下降,因此颇受各种环保珠宝品牌的青睐。


可是回收金属的问题又出在了道德上,如今的很多品牌饰品上的再生黄金材料并没有认证标志,因此也就无法追溯材料来源是否合法。人权运动家兼珠宝商Greg Valerio发现,很多再生黄金并不是从旧饰品中回收,而是从冲突地区使用所谓“公平贸易”的手段走私而来。


2014年,BBC揭露了一起有关回收黄金的丑闻,迪拜一家精炼厂从冲突地区的黄金供应商处购买了大约4吨的涂银黄金,违反了阻止冲突地区黄金进入全球供应链的贸易条款。一旦这些黄金经过了精炼厂的重新冶炼,就再也无法追溯其来源,“但这些黄金很有可能是以不公平的交易手段从贫困地区’骗来‘的,而那些地区的黄金则是通过剥削人民、非法雇佣童工等方式制造出的,”Valerio表示。


作为一名激进的可持续发展珠宝商,Choyt认为:“不停地强调回收材料有多么环保多么可持续是一种‘洗绿’行为,在这之下,一些企业仍在打着‘公平贸易’的幌子,对贫困地区的社会进行剥削,但这些恰恰被回收黄金的可持续性陷阱所掩盖。

 

Tiffany & Co. 2018财年可持续发展绩效和指标报告内页 | 图片来源:品牌


面对社会对珠宝原产地的日趋追问,奢侈珠宝品牌Tiffany & Co.于去年宣布了自己的钻石可溯源计划。该品牌对顾客公开了其产品中使用的0.18克拉及以上钻石的产地来源信息,强调品牌对可持续性发展的承诺。


根据该品牌首席执行官Alessandro Bogliolo在一则声明中的说法,这只是Tiffany的“第一步”。Bogliolo称,到2020年,Tiffany“将把整个供应流程每个环节的溯源信息,包括钻石切割、抛光和镶嵌位置等的信息,都公布给消费者。”


据悉,Tiffany & Co.是全球珠宝行业中首个做到公开钻石溯源信息的品牌。王敬慈表示:“我们在日常中发现消费者其实很少会问到相关问题……国家或行业也没有制定标签法强制公司告诉消费者原产地。但我们依旧会告诉消费者,你购买的这颗钻石是无冲突钻石,它的采购也是符合道德操守的。”


由此可见,尽管很多珠宝企业都怀着一颗“可持续”的心,但却着实无法找出“可持续”的标准,他们只能一边拿着碳中和的认证,一边对照着行业中的其他企业丈量自己,继续面对着消费者的赞同与质疑。对此,Joy Manning表示:“我能想到的唯一方式就是像时装行业那样,制定起统一的行业标准。”


针对行业透明度的问题,一些行业协会已经开始行动。如国际珠宝首饰联合会(CIBJO)在其发布的蓝皮书中,针对各种矿石、珊瑚贝母、贵重金属明确了合乎道德的采购标准和定义;天然钻石协会则在去年出具了全球首份钻石行业透明度报告。


改变的诉求是急迫的,但所有可持续发展举措的意义及标准的建立并不能一蹴而就。就这个角度出发,“我们知道所有生产的东西,哪怕是一杯水对于环境都会造成一定影响,”王敬慈表示,因为珠宝的开采来源于自然,涉及到的方面包括生物、植物、人类、河流、土壤等等,每一个环节的数据标准认证都需要请权威机构一同核实推进,“这将是一个非常严密、严谨且漫长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