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界最关键的5大职业,未来会如何发展?

2020-09-14 11:41 迪威国际

巨大的经济和社会压力正在从根本上改变着时尚界。这对于新一代的时尚行业缔造者和创意人才来说,意味着什么?

 

英国伦敦——去年这个时候,男装设计师Bianca Saunders正忙于策划各种艺术展和演讲活动。她已经连续两年在伦敦男装周期间发布自己的春夏系列设计了。

但在疫情爆发后,这些原定的工作安排不得不被取消。不过,Saunders也不打算再遵循往常的发布模式。今年夏天,她跳过了6月份的男装发布日程,转而与ShowStudio合作举办了一场论坛活动,并与摄影师Joshua Woods、作家Jess Cole共同推出了自己的杂志《We Are One of the Same》。Saunders并不想回归到传统的时装发布周期中。

“这段时间以来,我得到了足够多的自由,去相信自己可以在任意时候进行设计展示,而不是跟随行业日程或其他设计师的决定,”她说:“在疫情发生之前,如果你跳过一个季度或是仅仅做一份Lookbook的话,别人会认为你非常激进。但现在,这些做法看起来完全正常。”

还有很多人像Saunders一样正在做出改变。对于时尚界的整个生态系统来说,疫情正在改写游戏规则,让行业参与者得以在政府的强制封锁举措中生存下来。

时尚行业不得不从根本上彻底改变其标准运作方式,以适应社交隔离和居家办公。持续的财务压力在导致裁员的同时,还要求人们以有限的预算创造新的工作方式。从社交媒体到电商业务,这些在疫情之前就已经日益重要的技术正在变得更为关键。当下如火如荼正在进行的社会政治革命亦迫使该行业与根深蒂固的系统性种族主义作斗争,并改变现状。

简而言之:时尚界正在经历地震般的剧变。但这对设计师、买手、造型师、编辑和创意代理的未来意味着什么呢?BoF与一些业内管理者就最受欢迎的时尚职业前景进行了深入交流。

代理经纪

即使在疫情爆发之前,人才代理经纪机构的重要性也在迅速得到凸显。曾经依靠口口相传来挖掘最新创意人才的猎头们,如今开始在Instagram上搜罗情报。各机构不得不扩大他们的摄影师和造型师团队,来满足社交媒体的内容创作需求。

尽管疫情对财务造成了压力,但当前的社会危机不仅加速了这些转变,还创造了更多对新兴多元化人才的需求。不可否认的是,传统经纪公司将继续在培养和支持创意人才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但新涌现的创意平台也将有机会利用社交媒体,将新兴艺术家与商业客户连接起来。

与更注重本土市场的传统经纪公司相比,灵活、精通技术的经纪公司也将倾向于采取越来越包容的人才物色方式。

“时尚界和Instagram上那些不知道如何管理自己的社交媒体、或者是来自小城镇、无法在别人面前展示自己作品的年轻人之间,曾经有着难以逾越的鸿沟,”Thursday’s Child的策展人Ashleigh Kane说道,该平台会对来自世界各地的新兴摄影师、电影制作人以及视觉艺术家进行指导和宣传,并帮助他们与Nike、Converse和Maison Margiela等品牌合作。“消弥这些差距,从而为年轻人提供更多机会,这感觉真的很棒,”其补充道。

造型师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为了遏制疫情传播而取消各种拍摄活动的做法,对造型师们的打击尤为沉重。一些人为了维系收入而转向远程造型服务,但即使封锁解除,拍摄活动得以继续进行,该职业也不太可能回归正常。

随着各大品牌开始尝试新的远程图像制作方式,数字影像的造型工作可能会变得更加普遍。曾为台湾版《Vogue》打造全CGI五月刊封面的造型师Yii Ooi表示,他将继续从事电脑合成摄影工作。“我此前并未预料到,自己的职业生涯会走上这个方向,但这很酷,”Ooi说:“你可以取得在现实生活中要花很多钱才能达到的效果。”

即使是已经重返片场工作的造型师,也将面临重大变化。除了规模更小的团队、强制性的口罩和更严格的卫生要求之外,日常差旅也不再像往常那么频繁。预算吃紧的品牌更倾向于依赖本土人才,对那些需要坐飞机前来摄影的创意团队的需求已经减弱。“我不会为了一次拍摄而去巴黎或东京待上48小时,”名人造型师Danielle Goldberg表示,“我也无法想象这种事情会真的发生。”

 

Source: Danielle Goldberg

越来越多的造型师还必须在围绕种族歧视和文化挪用的动态议题背景下进行创作思考。“我们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留意与我们一起工作的人,以及他们如何在社会活动中发挥自己的作用,”Goldberg说:“你想支持哪些群体?这是我一直都会思考的问题,但现在我将更加认真地对待它了。”

时装编辑

时装编辑的黄金时代早已结束,但这场疫情还加剧了出版商的压力。除了广告收入萎缩之外,该行业还面临着系统性种族主义和不良的工作文化等负面问题,这些问题已经迫使许多高管先后离职。

另一方面,这场危机也为时尚界最引人注目的“把关人”角色和形象提供了新的机遇。

“是时候让我们重新思考自己的定位、价值观,以及我们想要推动实现什么目标了,”《Dazed》时尚业务负责人Emma Hope Allwood表示。

尽管许多杂志都在裁员,但也有一些杂志正在拥抱变革,重新定义了其作为时尚出版物的宗旨,并任命了更多元的创意人才。

时尚界的新一代编辑们将有机会推动对话,但他们也需要战略性地思考,如何吸引受众,并在一个极具挑战的时刻推动收入,这意味着要深刻理解读者关心的是什么,以及这些事物如何与时尚及文化融为一体。

“未来,人们可能会更多地关注知识营养,而不是娱乐信息,”独立时尚出版商、《Wallet》杂志创始人兼主编Elise By Olsen表示。

传统的出版和发行模式也在发生变化,编辑们需要快速适应新的商业模式,减少对印刷广告收入的依赖。

“重新评估并革新我们的运作方式将是至关重要的,”Olsen说。

设计师

多年来,设计师一直处于行业创意层级的顶端,但他们也忍受着日益繁重的日程安排。这场疫情正迫使人们重新思考上述两个问题。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时装设计师们联合起来挑战现状,要求整个行业进行改变,他们采取了一些引人注目的举措,对传统时装发布日程进行了重新调整。

这些变化对独立设计师来说尤为重要——尽管他们的团队规模很小,预算也很少,但他们大多时候都被业界期待着,能一年举办多次精彩的时装秀。

即使等到疫情平息,但鉴于持续紧绷的预算以及对可持续环境议题的关注,时尚行业也很难再大举回归到传统形式中。相反,设计师们需要在未来几年内想出新的、有创意的方式来展示他们的设计系列。这是许多人都将面临的挑战。

Saunders说:“重要的是,这给了我选择正确发展道路的机会。”

对企业文化不断增强的期望,也可能导致人们更多地强调参与创作过程的团队整体,而不是把注意力都放在一位明星设计师身上。举例来说,Gucci和Burberry都在他们最新的Lookbook中加入了关于生产制作团队的介绍。

“这将不再凸显某个掌握权力控制一切的人,而是更多地关注那些让这一切发生的团队,”设计师Peter Do表示。

买手

通常情况下,各大买手会从时装秀场赶到Showroom,去购买当季最新的服装系列,但是长达几个月的封锁举措可能会对此产生长远影响。

虚拟Showroom和3D样衣可能无法完全取代亲身体验,但是从这次疫情中涌现出来的技术创新将重塑买手职业的未来。

“我们已经学会了如何进行在线合作并维系业务运营,“Browns的采购总监Ida Petersson说道。

物色人才是买手的另一项重要工作,这项工作也将继续得到发展。疫情爆发前,挖掘新设计师的工作大多是通过人际网络完成的,但社交媒体已经成为买手在网上搜寻新兴设计师的重要渠道之一。“我们非常强烈地感觉到,我们仍然希望发现、支持并培养新的创意人才,”Petersson表示,“这一次,我们必须学会如何以不同的方式完成这些工作。”

随着品牌集合零售商继续扩大其全球创意人才库,这种寻找新兴人才的数字替代方式可能会成为买手的常规操作。而像Zoom和BlueJeans这样的高分辨率视频会议应用,以及改进后的配送服务,只会继续简化远程采买过程。

“目前而言,虚拟服务还没有完全占据主导地位,”Petersson说:“但是,无视虚拟世界的做法将会与未来脱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