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读时装变成远程上网课,真的值吗?

2020-09-16 11:40 迪威国际
  顶级时装院校不断推出远程讲座和辅导,学生们开始质疑并思考,时装教育的价值究竟何在。
 
  英国伦敦——对于大多数时装专业的学生来说,毕业秀标志着他们在这个行业的首次亮相,这不仅能为他们提供与媒体编辑建立联系的机会,还可能给买手和潜在雇主留下深刻印象。
 
  但今年,毕业时装秀举办不了了,学生们也很少有机会能与业内人士见面。因为布料店和工作室先后关闭,有些心怀理想的设计师甚至没能及时完成他们的作品。
  “这显然不是我们以往所需要应对的情况,”Mentoring Matters的创始人Laura Edwards表示:“许多学生处于被搁置的停摆状态,他们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步入自己职业生涯的下一个阶段。”这间公司总部位于英国,为希望从事时尚行业的黑人、亚裔和少数族裔人群提供指导计划。
 
  疫情已经改变了时装学院的运作方式。今年入学的学生面临着一个非常令人不安的问题:在社交隔离的情况下,花费高昂金额却无法进入校园,只能接受远程教学,到底值不值得?
 
  由于未能解决有关系统性种族主义以及阶级歧视的指控,这些学费昂贵、实力雄厚的时装院校也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审查,更多学生以及校友开始质疑它们在当今文化问题中的角色为何。
 
  曾经在伦敦艺术大学(University of the Arts London)任教的Anita Israel指出,顶级时装院校的课程安排以及教职员工都缺乏多样性,并且其心理健康及财政援助服务都相对匮乏,这些都是迫切需要关注的问题。“学生们——尤其是少数族裔的学生,在高等教育中经历的艰难和困苦,在我看来并不合理,”她说。
 
  接下来还需面对的问题,便是疫情对时装行业的长久影响。当下的学生们正面临着极大的风险,他们一毕业就要直面行业内部的衰退,就业情况更难以得到保障。与此同时,这场危机也正在迫使该行业做出改变,由此也引发了一些疑问,即时装院校是否能及时适应该行业变化,帮助学生在日新月异的市场中取得成功。
 
  现在读时装院校究竟还有意义吗?
 
  “这其中有太多的细微差别了,”面向全球新兴设计师的平台1 Granary创始人兼主编Olya Kuryshchuk表示:“时装院校是否值得花这么多学费,需要根据具体情况逐一考察,比如研究每所特定的学校、看看它们的总部所在地、提供什么样的服务以及教育等等。”
 
  对于许多学生来说,在择校时首先考虑的是费用。英国大学平均每年的学费约为9000英镑,国际学生的学费则超过2万英镑,美国顶级时装学院的学费可能高达5万美元。除了大学学费外,学生们通常还需要支付昂贵的设备、面料等各种费用,才能制作出优秀的服装作品,从而增加未来的就业机会。
 
  这是学生们打入时装行业的主要障碍之一,尤其是在全球经济不稳定、无法保证收入回报的时候。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从顶尖时装院校获得学位,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为闯进这个众所周知很难真正涉足的行业铺平道路。
 
  “我们这个行业还是非常传统,希望人们能在应聘时表明自己拿到了什么学位,”社交平台FashMash的联合创始人Rachel Arthur表示:“不过我认为,除了时装行业之外,这种现象也出现在其他所有领域。”
 
  但进入这个行业的新途径正在不断被开辟。比如,在造型和摄影方面的工作可能对学位的要求没那么严格。新人在现场从事协助工作,足以帮助创意人员满足编辑与商业的需求。甚至传统上被认为从时装院校严格的技术培训中受益颇多的时装设计师们,现在也在开始寻求新的方法来打入时装业了。
 
  譬如,社交媒体已经成为设计师策划作品集、推广自己的设计并获得粉丝的有力工具。对于像潮牌设计师Oluwole Olosunde这样自学成才的创意人士来说,社交媒体显然是一种有效的替代方式,能够用来向消费者展示自己的设计,或是举办时装发布和Lookbook等。“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不断制作,我的Instagram上满是作品,”Olosunde对BoF表示。
 
  越来越多的公司和非营利组织也开始推出时装导师计划、实习计划和学徒计划等等,目的是让这个行业变得更加平易近人。例如,今年6月成立的Mentoring Matters便通过一对一的定期视频交流,为有抱负的时尚创意人才与Nadine Ijewere、Cyndia Harvey等知名业内人士建立联系。
 
  同样,Slow Factory基金会也于本月宣布,其已经和Adidas、Stella McCartney达成合作,将为有色人种和少数族裔提供免费的在线教育课程,此外,人们还可以通过其付费学徒计划,在上述品牌参加实习。Pyer Moss的设计师Kerby Jean-Raymond也与开云集团(Kering)合作,推出了面向新兴设计师的平台“Your Friends in New York”。
 
  然而,在许多情况下,读名牌院校往往仍然是许多创意人才未来踏进时装行业的先决条件。实习是在该行业打通职业阶梯的第一步,且竞争非常激烈,这是不争的事实。最近刚毕业于爱丁堡大学(Edinburgh University)的时装专业学生Amelia Wang表示,从成熟的时装院校获取毕业证书,可以极大地增加应聘申请成功的机会。此外,在时装院校学习期间获得的技能也可以丰富其在公司内部的能力。
 
  “问题在于,找到一份实习工作实在太难了,”Wang说:“如果我没有拿到学位,直接进入一家时装品牌进行实习,我会不知所措。像是在试衣的时候做笔记、与裁缝工匠们交流等等,到现在,我才终于听懂他们在说什么。”
 
  良好的教育也会带来更明显的好处。在正常情况下,学生可以使用质量高端的技术设备,如缝纫机等其他必要的工具。他们还有机会与世界级的时装行业学者面对面交流并从中学习,此外,还可以与更多志同道合的同龄人建立联系。“我发现攻读专业院校真的意义很大,”Wang说:“我们会上裁缝课、制图课,还有关于如何成为自由职业者的讲座。这些为我接下来的道路发展增添了更多动力。”
 
  疫情的封锁举措暂时将一些课程项目中断了。但这也推动部分时装院校开始更加积极地探索数字化解决方案,从而丰富了学习内容及涵盖范围。如今,走在前面的学校和老师们都鼓励并帮助学生熟悉Clo、Optitex和Browzwear等通常被大多数课程忽视的3D设计软件,以帮助学生在家里制作虚拟服装并完成作业。这些专业知识对于那些希望自己的员工能够熟练掌握3D时装设计的公司来说大有帮助。如果当前的数字化趋势持续下去,那么这些技术将更加重要。
 
  “未来,所有事物都将走向线上。那么,为什么不直接学会这背后的技术呢?”1 Granary的Kuryshchuk表示:“知道如何通过虚拟展示来进行交流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技能。”
 
  时装行业正在进化,这些专业院校也必须如此。随着行业的日益开放,以及更多非传统职业道路的发展,时装院校将需要付出更多努力来吸引顶尖人才。另一方面,它们提供的专业知识、社群、渠道和教育仍然为许多年轻的创意人才提供了深入丰富的经验,以及进入这个行业的机会。
 
  “我的确明白,时装院校的好处以及它能给到的支持,一个鼓舞人心的老师也可以产生巨大的影响……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源和能力进入这种环境中,也不是每个工作岗位都需要这些硬性要求,”Mentoring Matters的Edwards表示。
 
  “打入该行业的路径越多,我们能够创造的支持也就越多,情况也会变得更好。将更多大门敞开,只会有利无弊,“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