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Phoebe Philo的传人,对时尚界的行规说不

2020-09-17 12:53 迪威国际

Peter Do的创意总监和联合创始人将创意自由和盈利能力置于增长之上,直到今天,他都不愿意在纽约时装周上亮相。

 

美国纽约——Peter Do 喜欢“不”这个词。

不,他不会在今年九月举办时装秀。不,他不会每年设计超过两季的产品,而且在他准备好之前,他也不会将品牌扩展到新的品类之上。

他一直在遵循着这些指导原则。他曾在Phoebe Philo时期的Céline工作近三年,后来他结识了四位联合创始人——其中两位是在 Tumblr 上认识的,另外两位是在时装学校认识的,他们一道共同创立了Peter Do的同名品牌。

这个走奢华路线的女装品牌,制作生产都在纽约的时装区完成,设计融合了男装裁剪技术,并会使用了一些不可思议的材料,如高科技欧根纱,其中大部分是由这位设计师和他的团队开发而来。该品牌在第一季的销售额就超过了50万美元,在业内外得到了各种支持——Peter Do曾入LVMH Prize青年设计师大赛,并在2020年获得 CFDA 新兴设计师奖提名,在社交媒体上,他也经常受到时尚狂热爱好者的赞扬。

“没有路子可攀附,”29岁的 Do 在他位于布鲁克林工业城的工作室里说道。他的工作室周围都是挂在天花板上的衣服。“我们这还没有等级制度。以前,你必须非常刻薄,或者只有‘时尚人士’才能完成工作。老实说,所有这些都是过去时了。”

时尚界总是期待着下一个趋势和下一季的新品,但是新兴的奢侈品设计师往往会倾向老套的商业计划:T台上耗资不菲的时装秀、竭尽全力争取大牌的批发零售商、雇佣厉害的公关公司来帮助其创造下一个伟大的奢侈品牌。

但这种模式甚至在疫情之前就已经不好使了,疫情则迫使整个行业发生了彻底的变化,纽约时装周转到线上,Jeffrey和 Need Supply 等多品牌零售商纷纷倒闭。各大品牌正在重新考虑对时装秀和百货商店的需求。纽约的设计师中正在形成一种新的风气,这种风气围绕着盈利能力,而非不惜一切代价实现增长。他们认为,通过直销渠道向消费者销售较少的产品,比与那些资金短缺的零售商达成分销协议更为可取。

 

A look from Peter Do Spring 2020 | Source: Courtesy

Peter Do 的迅速崛起就是一个引人注目的例子,即新的方法能行得通,甚至对于一个源自美国的奢华独立品牌而言。

“我不盯着LVMH和开云集团(Kering)这样的大公司,也不把自己和它们相提并论,”Do说道:“我们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感到非常满足,也觉得足够了。”

人们很容易忘记 Do 甚至是纽约时尚界的一部分。这位设计师很少参加行业活动,而且已经养成了不让媒体拍照或在社交媒体上露脸的习惯。他将自己的品牌描述为一家初创企业,在这里,职位抬头并不能界定工作的职责,每个人都担任着多重角色,办公室要兼作仓库,员工们还会参与贴标签和产品包装。设计团队还负责管理社交媒体内容,Do 仍然每天登录 Instagram,回复品牌账户上的客户信息,而新闻总监Jessica Wu还需要负责完成订单。

“我看到现在这种明星设计师的新文化正在发生,但这从来不是我想要成为的东西,”他说,他把Martin Margiela、Helmut Lang和川久保玲等“低调”的设计师称为英雄。“让一位设计师掌舵,决定一切,每个人都崇拜他或她,这种做法已经过时了... ... 每个人都知道,要成功需要一个村那么多人。”

Do在越南长大,十几岁时移居美国,2014年从纽约时装技术学院毕业。他的作品赢得了当年的LVMH毕业生大奖,奖品是与Céline签订的一年合同。他在Philo手下工作和培训了两年多,在这个奢侈品牌位于伦敦和巴黎工作室之间来回奔波。2016年,他搬回纽约,为Derek Lam工作,同时准备推出与自己的同名品牌。在朋友和家人的资助下,他创办了这家公司,团队还包括在 Tumblr 上认识的设计师 An Nguyen、销售总监 Vincent Ho,还有运营总监 Lydia Sukato 和新闻总监 Jessica Wu,分别在普拉特学院和纽约时装技术学院结识了这位设计师。

Do说,那时,他在巴黎感觉更舒服,但还是在纽约创立了品牌,因为他的朋友和联合创始人都在这里,而且他希望在本地进行生产,这样他就可以密切关注生产过程的每一个环节。

“在过去的两三年里,我们与当地工厂建立了合作关系,我们之间有一定程度的信任,”他说道:“我并不是说纽约能活得很容易。我们一直在经历挑战。但当人们在商店里看到我们的产品时,从来没有人质疑它的质量。”

 

A look from Peter Do Spring 2020 | Source: Courtesy

在2020年秋冬季,该品牌设定了40个全球批发客户的上限,其中包括 Net-a-Porter和银座的Dover Street Market,这是为了便与现有的工厂继续合作,保持在纽约的生产,并保证令Do 和团队满意的质量水平。他的鞋类产品则产自意大利。

“工厂与我们一起成长,但我们每季都必须设定某种上限,”Do表示:“比如说,西装外套,我们只能生产200件西装。就是这样。”

因为定价,让品牌形象也变得非常高端,一条皮质斜纹粗呢裤价格可高达1900美元,一件毛衣卖1290美元——这件毛衣模仿了 Do 从耳朵到手腕的一条细黑线图案的纹身。

在网上,Peter Do 还有自己的电商业务,占总销售额的10% ,顾客可以在这里预订秀款服装,也可以购买定制西装——这项服务自2018年2月推出以来一直颇受欢迎,2019年春季推出了第一个完整的系列。到2020年秋冬季,该品牌也首次为自己的网店采购库存,其中就品牌的首个鞋履系列,这些鞋子在到货之前就已售罄。

今年,生产上的挑战变得更加复杂,因为疫情的停工,导致美国和意大利的工厂关闭了三个月。

当美国和欧洲遭遇停产时,许多其它品牌正在向买手推销秋季系列,而Do这一季的订单早已确定,因为其运营比传统时装时间表更加提前。原因很实际,他说:在其他品牌开始生产他们主要的季节性产品之前,工厂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制造他们的产品系列。

在疫情爆发之前, Do和他的团队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在巴黎男装周期间展示每一个系列,因为这是许多国际买手在此聚集的时刻。其它美国品牌,包括 Proenza Schouler 和 Rodarte,近年来也进行了类似的尝试。

“所有的商店的买手都在巴黎,而我们只有一笔预算来做一件事,”Do说道。

在2021年春季,Do 和他的团队没有在巴黎为买手设立Showroom,尽管他们的系列已经成熟到可以办秀。8月中旬,他们在 Instagram TV上发布了一段模特视频,这段视频是在布鲁克林一间大型仓库里拍摄的,空间足以保持社交距离。

“这是一种我们已经考虑了很久的新形式,” Do 说:“是你不能仅仅用一张新品画册的图片来代替的形式。”

Do仍然对举办时装秀不感兴趣,尽管这并不是时装界的一条硬性规定。

“我只是觉得不是每一个系列都需要走秀,”他说,并补充说自己还想探索其他讲故事的方式。一旦他觉得系列适合走秀,品牌未来可能就会选择办一场秀。他说,小心翼翼地说,“一旦开始,你就不能真的停下来了。”

 

A look from Peter Do Spring 2020 | Source: Courtesy

他告诉BoF:这条视频和虚拟的Showroom网站受到了买手的欢迎,品牌本季度新订单创下新高。

凭借其全球影响力和能力,将 Do的产品与其他品牌结合在一起的那些全球批发零售商,仍然是 Do 业务的关键(今年,他的一些批发商倒闭了)。尽管这些商店会加大折扣力度,特别是在网上,其定价可能和Do自己的品牌网站价格不一致。设计师自己的网站上可以购买到各个季节的产品,并没有标明具体来自某些系列。

但Do 和他的团队对批发商有严格的指导方针,比如除非品牌愿意,否则不会打造独家产品或系列,而且他们只与那些在整个系列中大量选品的商店合作。

例如,他不允许品牌匆匆忙忙地添加诸如军靴和牛津鞋之类的东西,他和设计师 Nguyen 在一年半前就开始了这项工作。直到2020年秋天,他才认为发布的时机到了。

“没有日程表,”他笑着说:“确实有一种安排,但我不会按某种方式遵循它。我们的工作室有一张很大的日程表,有一些截止日期我们必须满足,但是... ... 它仍然非常有机,这就是我喜欢拥有一个小团队和一个小公司的原因,在这里做决定... ... 需要有人性的一面。”

这可以追溯到他试图创造的职场文化,与他在那些奢侈品豪门中所经历的相反。他将自己公司的文化描述为一个家庭或集体,经常一起做饭。他说,团队中没有人是疲惫的,或受到以前种种工作方式的束缚。

Do担心品牌增长过快,宁愿保持自己的独立和灵活性,也不愿为了钱而赚更多的钱。

“我不想走进每一家百货公司,那不是我的目标,”他说:“我的梦想仍然是自由地创作我们喜爱的作品。”这样做是“害怕”公司变得太大,以至于他无法保持现在这种和谐的“家庭型”企业文化。“我正尽可能地力图坚持现在这一时刻,”他说。